日漫雜食黨。弱強→強強極圈抗戰士。火青真愛│出勝熱中│極少雷扎。繁體注意。台灣腔。腦洞很大。龜速填坑。短篇游擊。
常駐微博✈木参次yo
同名小號 ✈ 一葛
Musun次✈ 歐美雜│Scraves(馴養組)

我英│出勝 嘴遁制勝論(ABO) Bonus(肉)(全篇完)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side-B side-M 09 10

*ABO全性別皆可受孕

*都什麼年紀了還在爭上下位的成年出勝(差點反攻提及)

*文長注意

全篇五w多字收錄在菠菜(需註冊)


Bonus、後來的他們(肉)


「小勝。」


這稱呼是引信,一場慘烈戰事在闊別多日的兩人間即刻爆發。


爆豪勝己先出手,他提起綠谷軍綠外套的領子把他狠狠砸在牆上嘶聲詰問你小子這幾個月都上哪鬼混了。


綠谷出久攀上爆豪的胳膊,膽大包天地挑釁還說不管我死活,這不是很擔心我嗎。


爆豪低聲詛咒,獰笑著接下綠谷的戰帖,雙手一扯,將綠谷大力甩出去。


「說誰他媽擔心你啊!」


綠谷在地上失速翻滾一會,隨後技巧性地撐起身子。他轉轉扭到的脖子,脫下外套。


「如果沒有,那你現在是在氣什麼?」


對於綠谷的問題,爆豪報以一個盛氣逼人的手刀短跑衝刺。氣勢如此猛烈,彷彿單槍匹馬殺入敵陣的戰國武士,所到之處必定橫屍遍野。


算好時機的綠谷閃躲開來,但沒躲得乾脆,那隻閃爍著炫目火光的手掌擦過他的臉頰,留下一道灼燙焦痕。


綠谷咋舌,避開如迅雷一般快的二次攻擊,找到空隙一拳揍向爆豪的肚子。


爆豪發出一聲短促的悶哼,想破口大罵,卻已被手腳敏捷的綠谷繞至背後反剪了雙手,制伏於餐桌上。突然遭受重壓的桌子不穩地搖晃,隨著火藥味濃厚兩人的拉扯在地板上拖出刮痕。所幸桌上空無一物,沒有任何易碎物無端遭到波及而報廢,桌子本身也是標榜耐摔抗打的一級品——爆豪看中了這點,他強行往後仰躺,毫無懸念地蹬上桌緣,逼得綠谷重心失衡一時間鬆開了對他手的箝制。


爆豪正對綠谷,欺身賞給對方兩記絢爛的轟炸。燒焦痕跡印在白色牆壁上,連著看過去就算是再冷漠無感的人也會對岡本太郎「藝術就是爆炸」這句話頻頻點頭。


當然啦,陷入惡性鬥爭的兩人才沒那閒情逸致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兩個身體壯實的成年男性倒在一塊兒,像頭爭奪地盤的獅子般嘶吼纏鬥。地板凹了,桌椅掀了,沙發翻了,書櫃倒了,相框砸了。曾經還像個家的地方一地狼藉,慘不忍睹。


要是小勝神智清醒的話肯定會二度暴走吧。


綠谷稍微分神地想,承接下爆豪粗暴的啃吻,覺得所有東西在這一刻全歸位了。


本番外全篇走微博長圖




END.

-

寫到一w字我是瘋了嗎(rofl)

再次感謝耐心追完本文的大家!!!

评论(14)
热度(264)

© 木参次 | Powered by LOFTER